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被作业侵占了睡眠时间 中学生高强度机械训练延长了“婴儿期”
提到中学生,人们会想到青春、阳光、朝气。当然,中学生也会有成长的烦恼、青春期的纠结和十几岁孩子特有的悲伤。
我们希望中学生朋友把这里当作自己青春期倾诉的阵地:你们可以把烦恼倒入“树洞”,你们可以把小心思贴上“表白墙”,你们可以秀一下流行在中学里的“同好”,你们可以把你们对教育对学校的问题抛给“师说”。
来一起讨论与青春和成长有关的所有话题吧。这里没有高高在上的说教、没有板起面孔的批评,有的是大朋友与小朋友的坦诚交流。
你们很快就会长大,你们将把青春期留在这里,而我们始终与青春同行。
zhongxueshengzqb@126.com,我们在这里等你们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月1日凌晨零点,初二学生陆璐第一个在同学群里发出了“新年好”,瞬间,新年祝福、白天新年联欢会时的照片、千奇百怪的表情包一下子涌了出来。陆璐班里有45名同学,她数了一下,零点还没有睡的超过了30个。一位同学说:“大家还都在写作业吗?平时咱们熬夜写作业是写到第二天,今天可是要写到第二年了,还好,今年有跨年晚会陪伴。”
正如这位同学所说,熬夜写作业对于十几岁的中学生来说并不是新鲜事。
“同学们几乎都有熬夜写作业的经历,我们班最牛的学霸还有凌晨4点睡的经历。”陆璐说。
学生学业负担重是一个老话题,与学生作业负担相关的报道也经常见诸媒体。近些年,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几乎每年都会出台减负举措,其中控制作业量几乎是所有举措中的“标配”,仅以2018年年末由教育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的,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的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为例,政策中非常明确地提出了要严控“书面作业总量”: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,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,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,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。
该政策共提出了30条具体的减负措施,因此该项措施也被坊间称为“减负30条”。政策越来越严,举措也足够具体,但现实是,每天熬夜埋头写作业的中学生仍然大有人在。
被作业侵占了的睡眠时间
2019年最后一天,陆璐所在的中学开完联欢会便开始了元旦假期。陆璐没有安排任何娱乐活动,干脆睡了一个下午。
陆璐算了算,10月-12月自己晚上12点之前睡觉的天数超不过10天。“我一开始特别郁闷,觉得自己可能是太差了,写作业怎么能那么慢”。
陆璐自己设计了一个小问卷,然后在几个熟人群里发给了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同学。“我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我这样无法实现睡眠自由”。
最终,陆璐收回了41份问卷,其中有10份来自即将升入中学的六年级小学生,剩下的31份来自中学。
无论从抽样方式还是抽样数量上来看,这份调查都算不上很科学,但是陆璐在发放问卷的同时也进行了简单的访谈,再加上填答问卷的基本都是年龄相仿的“熟人”,使得这份微型调查拥有了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描述性——这41个孩子好像组成了一个班级,他们的填答似乎还原出了一个班级学生的学习状态。
在陆璐的调查中,每天写作业平均时长2-3个小时的占34.2%,3-4个小时的占22.0%,4个小时以上的占14.6%,也就是说接受调查的学生中有70.8%平均每晚写作业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,其中写作业时长超过3个小时的比例为36.6%,如果仅看中学生,则平均每晚写作业时长超过3个小时的比例达到了41.9%。
陆璐所调查的这部分学生写作业时长超过“减负30条”所规定的“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,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”标准。
我国学生睡眠不足问题确实依然存在。不久前,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发布了《2018年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——体育与健康监测结果报告》,权威的监测结果显示我国四年级学生睡眠时间达10个小时及以上的比例为22.2%,八年级学生睡眠时间达9个小时及以上的比例为19.4%。
这个权威的监测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陆璐的调查。如果八年级的初中生要睡够9个小时,每晚至少要在9点-10点之间上床睡觉。陆璐的调查显示,能在晚上10点之前睡觉的仅有17.1%。
安珊与陆璐同校、同年级、同社团。在回答“你平时几点睡觉”时,她的答案是12点以后。陆璐和安珊所在的社团几天前有一场演出,演出前化妆时,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同时犯了难——黑眼圈怎么遮也遮不住。
高强度机械训练延长了“婴儿期”
中学生作业确实多。
陆璐拿出了自己的记事本,随手翻到两周前的那个周末,记事本上共记录了8科共15项作业,其中“大块头”的作业有作文、读后感、完成两套卷子等,最简单的作业是背单词。看着这么多作业,陆璐在同学群里写了这样的话:“有没有一起熬通宵写作业的?听说熬夜会变傻……”
学校为什么会留这么多作业?
“当前政策变动过于频繁是老师留作业过多的一个原因。”北京市某知名学校初中语文教研组组长董老师说,很多一线教师总在适应改革,在摸索中前行,很难形成系统的和有效的作业设计。学科分类过细也会导致一些重复性作业的出现,再加上社会上和学校中还是过于关注分数,“而重复训练和高强度训练提分效果明显,因而深受追捧”。
陆璐的微型调查也印证了董老师的观点。一位初一女生在问卷中这样写道:“抄写的作业太多了,每次最少得抄一个小时,抄《西游记》、抄《朝花夕拾》,啥目的呀!!!”另一位同学写道:“真的太多了!每个老师都说自己的不多,一共8科呢,加起来真的无法形容……”
不久前的一次家庭教育论坛上,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沈奕斐说,小学阶段,多花时间多背几遍、多重复、多刷题就能拿到更好的成绩。到了中学还使用高强度、重复训练的方法对孩子的发展非常不利,“所以你会看到有些小学成绩很好,到了初中学习成绩就下来了。”
“这样的方法不利于孩子独立意识的培养和自我管理能力的培养。学生容易习惯于被安排,而忽视了对自我的思考和人生规划,延长了孩子们的‘婴儿期’,导致孩子们长期无法自立,更谈不上多元思考和审辨思维,更严重的情况会导致孩子不懂得学习和奋斗的意义,人生漫无目的。”董老师说。
改革效果在教育链条最终端显现还需时间
不过中学生每天要做的作业并不仅是学校作业。
一位初二男生在调查问卷上这样写:只有学校作业还好应付,但校外辅导的内容真不少。
安珊跟这位男同学有同感。
自从进入初二以来,安珊明显感到学业难度加大,几次考试成绩都不太理想。安珊的妈妈开始给她请家教,语数外再加物理和生物,“平时两个晚上再加上周末三门课,老师每次讲两个小时,如果是周一到周五,老师上完课就已经晚上8点了,再加上学校作业,我几乎每天都熬夜。”安珊说。
一定要补课吗?
孩子们的回答是否定的,但是不少家长的回答却是肯定的。
如果所有孩子都不上课外班、所有学校都减负、所有孩子都健康快乐成长,这应该是每一个家长都愿意接受的选择。但现在出现了“剧场效应”:一个孩子抢跑了,其他家长为了自己孩子不落后,也只能抢跑提前学。而“抢跑者”也不是漫无目的,有课外的“抢跑”就一定有校内的“掐尖”。
无论是老师留的作业还是家长强加的作业,最终的承受者都是十几岁的中学生。2019年最后那天下午,昏睡了3个小时的陆璐突然惊醒,迷迷糊糊说了一句:“我再睡下去一定会完蛋的。”
陆璐调出那份有41个同龄人填答的问卷,在其他人“吐槽”的位置上她写上的是:作业!作业!
这几年随着国家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现在全国各地县域之间校际差距已经明显缩小了,再加上入学政策改革的不断深入,义务教育阶段“掐尖”“择校”等乱象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。
不过,改革的效果最终在教育链条的最终端——中学生身上显现出来还需要一定时间,家长们的观念也需要慢慢转变。
“对我们一线教师来说,现在最需要管理部门组织基层师生进行深度调研,制定符合各地实情的改革措施,从教材编排、学校考核、教师培训、家长学校等层面进行配套改革,还要保证政策的稳定性,尤其是各学科均要降难度,不能有的降有的不降,学的时候降,考的时候不降,还要加强学科之间的整合。”

其他新闻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537-7645533
公司名称宝尊机械有限公司
 公司地址山东济宁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宝尊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宝尊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537-7645533  公司地址山东济宁